关于胖瘦的迷思

想写个关于减肥、纤体、节食之类的杂感,想想这几件事自己都没有身体力行过,没有资格参言。不过从小到大常常是想瘦的时候胖得像个小球,想丰润的时候又瘦得像个麻杆,从来没有合适过。于是无奈地想到迷思(myth) 这个时髦的词汇,就套用它一把。

阿威日记

上个星期五,一帮同事出去午餐,摩掌擦拳去了一家海鲜餐馆准备大快朵颐。没曾想,还没有上菜,这边厢小马(Mike)掏出一个看着像blackberry的东西,原来是记录卡路里用的:“我晚上还要和太太去浪漫晚餐,不能超标了”,小马羞涩地笑着回答我疑问的眼神;那边厢老罗(Robert)关照waitress把沙拉酱料单放,这样他可以只倒一点点:“有点咸味就可以了,我要减肥”。气得我抱怨:Come on,不要搞得大家跟着紧张好不好?他们半是羡慕、半是埋怨地说:哪有你那么好命,成天胡吃海塞的,也不会胖。

我在饭桌上向来是没有什么淑女风范的,常常是从头台到主菜到甜点到酒水,大吃大喝一通,心满意足地用餐巾擦擦嘴,嘟囔一句:”I am stuffed”。(我的吃相还是良好的,只是数量有点超标。)如果有相熟的朋友们露出一点吃惊的样子,我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们:能吃能喝是生命力旺盛的标志。

我是不是不会胖呢?小声说一下:我5’6,125磅,多年来变动不大。信奉骨感美的妹妹们大概要惊呼:“Oh my God! 你那么胖!”不过我私下觉得还好,虽然有人曾警告我赶快“悬崖勒马”。

尽管我盲目自信,从来没有想过节食、减肥什么的,不过这胖瘦的问题也困扰我多年。

我很小的时候是个小胖墩,我妈说她最发愁的是我压根儿就没有脖子,胳膊大腿都像一截截大白藕。等上了小学,稍微瘦了一些,但大胖脸依然。同桌的淘气男生成天捏我的脸蛋取乐,恨得我……以至于“记仇” 至今。那时好羡慕那些动作轻盈的小朋友们啊。

到了青春期,个子呼呼往上窜,但不长肉了。初中时还没有什么感觉,高中时爱漂亮了,暗自希望自己像女伴们那样丰满高挑,可在镜子前再怎么收腹挺胸也找不到感觉,真是无比沮丧。

如果只是瘦也好了,风吹杨柳一般也挺楚楚动人的。我的问题是骨架不小,所以从来不能和秀气沾上边。再加上有些地方从来就没有瘦过,比如小腿,永远是一截大白藕的形状。你说,我能不郁闷吗?

不过,在为胖瘦而烦恼的同时我也渐渐长大了,而且好像啥也没耽误。等成了家、有了孩子,没功夫操心自己的身材了,反而无意中有点我殷殷企盼的模样了,揽镜自照,心里窃喜啊。混在一群尚未成家的女伴们之中装嫩,可着劲地打扮了好几年。

再后来,说得好听是自信了,说得不好听是自暴自弃了,好像不再为胖瘦而烦恼了。老天也帮我,这些年来不管不顾倒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恶果。

这两年开始觉得要防止身材松垮下来。虽然是懒人,也上了紧箍咒,督促自己锻炼。面对美食,也常常要克制一点,而且忍痛减少了甜食。一向喜欢喝啤酒,不过听说喝红酒可以防止心脏病,还可以塑身,所以也改喝红酒啦。现在吃饭时,闲闲地手持一杯红酒,想想比以前对着啤酒瓶子“吹” 的样子不知淑女了多少,很是沾沾自喜呢。

上次有个妹妹幽默地调侃自己说早就是“天使身材,魔鬼面孔”了。说不定我才是这样,只是没有人点破而已,哈哈。


  • 搞笑诗词大全
  • 祖国70岁生日快乐
  • 老罗和小乔的故事
  • 香水情结
  • 两株野花的生命
  • 心底的深爱-序
  • 拿得起放得下,看得开悟得透,还是男人牛
  • 偷得浮生半日闲
  • 瞬间的感动
  • 赏梅品酒读叶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