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1912不眠夜

“1912”是南京近年来夜生活的一个去处,类似上海的“新天地”。总统府西侧一群古色古香的灰砖建筑,有一点文化沉淀的感觉,再夹杂着洋化的各色夜店,算是有点中西合壁的味道吧。据说乡亲们的口号是打造“南京的SoHo”,不过孤零零的不成气候,与纽约下东城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阿威日记

新年前,和朋友们吃完晚饭,他们提出去“1912”。我的第一个反应是:不行,回去太晚我妈会担心。朋友们笑说:你真幽默啊,搪塞我们也应该找个有创意的借口嘛。其实我真的是那么想的,尽管我早已成年,又远在天边,但一旦回到家里,就变身为父母的小女儿了。

我想说的另一个实话是:我对泡吧不感兴趣,烟味太大,也太吵。不过这么说就拂了朋友的美意了,所以决定还是客随主便吧。

因为是周六,又快到新年了,“1912”人流如潮。即便是寒流袭击,也挡不住喜气洋洋的人群。我以前也来过,不过属于“观光” 性质,转一圈、喝一杯,知道“1912”是怎么回事就打住了。这次感受到过节的气氛,自己也兴奋起来。

去了人气很旺的“SoHo”,据说这个吧适合上点年纪的老小资、附庸风雅的老白领。同行的除了我的一位中学学长,其他几位都是南大毕业的小字辈新贵。我想,小字辈们是照顾我俩“上点年纪”了,才在这里订位,依他们的性子大概更希望去邻近的”BabyFace” 或 “A8”火爆蹦迪、不把头摇断不算完事。

“SoHo”的装饰简洁大方,歌手水准不错,高而小的桌椅也很有特色。的确有不少年龄不详的“老顽主”,不过也不乏青春逼人的帅哥靓女。没有舞池,大家都在桌边随乐起舞,有点意思。

我还算小有酒量吧,有一阵工作忙,时常在加班后和相熟的同事灌两瓶啤酒解解乏再回家,渐渐就练出来了。不过我在不熟的人面前不开戒,因为会脸红,一个女人家在大庭广众下红头涨脸的实在不雅。

学长心目中的我大概还是安静如影子一般的淑女,看到我一瓶瓶喝下去而岿然不动,很吃惊,没想到我还有几分暗藏的豪气。他更吃惊的是我还会跳几下“热舞”,我得意地对他一笑:怎么样,我也与时俱进吧?

想到上一次泡吧跳舞还是年初的事了。去公司的Leadership训练营,结业那天大家觉得辛苦了两个星期,应该疯狂一把。学员们是美、加各个分部来的,同事之间很容易熟稔;但大家没有直接工作关系,所以又能够放下面具。大家的年纪、职位差不多,都是在家里上有老、下有小;在公司身为七品小官而受夹板气,总算难得有个彻底放松的机会,都玩疯了。凌晨三点才散,回房间赶紧打包,七点又起来参加结业典礼,相互打量着各人浮肿的兔子眼,不禁哈哈大笑。

这次我们在“1912”也玩到凌晨三点。我平时并不是爱玩爱闹的主,偶尔为之的不按理出牌,让自己、让朋友们都有点意外的惊喜,这份惊喜倒是胜过了喝酒、泡吧本身的乐趣了。有意思。


  • 搞笑诗词大全
  • 祖国70岁生日快乐
  • 老罗和小乔的故事
  • 香水情结
  • 两株野花的生命
  • 关于胖瘦的迷思
  • 心底的深爱-序
  • 拿得起放得下,看得开悟得透,还是男人牛
  • 偷得浮生半日闲
  • 瞬间的感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