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是不能等的-苏姗的故事03

苏姗刚离开时还经常和我们联系,有时打个电话过来,有时群发一些有趣的笑话和图片给大家。后来联系渐渐就少了,我们也不以为然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嘛,朋友们来来去去也是正常的。

这样过了有半年光景,有一天安迪气急败坏跑地来告诉我:提姆有了新欢,苏姗被赶出来了!“怎么可能!”我当时惊地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。

阿威日记

安迪说,两人搬到一起后,不和谐渐渐浮现出来。想想也是,苏姗当时要为提姆改变,就说明提姆喜欢的并不是本色的苏姗。那个精灵俏皮、机智幽默的苏姗即使穿上淑女装,大概骨子里也不会是烧茶煮饭、小鸟依人的甜美小女人。和苏姗合拍的应该是一个有着自由的心灵、不羁的言行、并带点嘻皮气派和恋恋风尘的男人吧。

把自己的思路拉回来,我问安迪:他们两人日日相伴,提姆上哪儿去找的新女友啊?安迪说:呵呵,把旧爱收山为新欢了。原来如此,这个家伙不是也曾和苏姗分分和和不止一次吗?看来他有点吊女人胃口的本事,是藕断丝连的高手。

当然,安迪夸张了一点,苏姗倒也不至于是被“赶出来”的,黯然离去倒是真的。

同事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惋惜、痛心自然就不用说了。听安迪说,苏姗经济上一下很成问题,只能暂时栖身在她老父亲那里。苏姗虽然工作了三十年,但因为行事为人的风格和公司文化并不吻合,更不是孜孜以求向上爬的人,所以连个最基层的经理都没有混上,工资可想而知。她又是个千金散尽、爱玩爱乐的人,手里是不会有积蓄的。那份缩了水的退休金还拿不到,社安金更是遥遥无期。真是为钱所困啊。

又过了三个月左右,到了今年夏末,安迪告诉我们:苏姗找到工作了,也搬到了新租的公寓里了。她工作的地方离我们公司很近,更巧的是就在我家隔壁一个镇子。我高兴地说:和苏姗说我们一起吃个便饭吧。安迪说好啊,但却久久没有下文。过了一阵安迪有点不过意地说:苏姗可能还没有安顿好,我都很久没有和她见面了呢。我倒不介意,毕竟她这感情的波动是伤筋动骨的,在没有完全平复之前,不想触景生情见到我们这些老同事是可以理解的。

上周五,安迪高兴地给我们看苏姗公司的网页。他说苏姗让他传给我们看看,并问大家好。一个当地的小公司,照片上不到十个人。前排大刺刺地坐着几个男人,没心没肺地笑着,大概是老板、合伙人之类。后排站着四、五个年纪不一的女士,应该是办事人员吧。苏姗站在最左边,头发拉直了剪到齐颈;穿一套樱桃红的套装,内衬米白的衬衫;抿着嘴没有笑容。

看到照片上几位女士,我不禁想到去镇子里办事常常看到的秘书老太太们,穿着花哨的廉价套装,平时不是絮叨家里的猫狗花草、孙儿孙女,就是去TJ Max或K-Mart淘便宜货。不是说她们不好,但总觉得有灵气的苏姗不属于她们的世界;总觉得她身上的樱桃红的套装是不得已的选择;总是担心她没有笑容的脸是因为不快乐。

不过,安迪说正在和苏姗联络,争取找个机会大家聚聚,一起吃个午饭。不论怎样,苏姗又和我们这些旧日的同事和朋友联系上了,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。

苏姗:祝愿你快乐。


  • 搞笑诗词大全
  • 祖国70岁生日快乐
  • 老罗和小乔的故事
  • 香水情结
  • 两株野花的生命
  • 关于胖瘦的迷思
  • 心底的深爱-序
  • 拿得起放得下,看得开悟得透,还是男人牛
  • 偷得浮生半日闲
  • 瞬间的感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