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是不能等的-苏姗的故事01

序:一直想写写我的同事和朋友苏姗,又觉得背地里八卦别人不太厚道。创作成小说吧,又没有那个功力。但最近接连三次想到她:第一次是旁白在我的一篇小博文下留言“爱是没有理智的”,我当时就想到苏姗;第二次是不久前看了盈袖写的她朋友的婚礼,五十六岁的新娘和同样不年轻的新郎,却拥有那样一个温馨、雅致的美好婚礼,我又情不自禁想到苏姗;上个周五,我的同事、苏姗的死党安迪又刚好向我通报了她的近况,于是我想:就让我记下她的故事和我对她的祝福吧。

阿威日记

八年前我刚进公司时就注意到了苏姗,主要是因为她的“怪”。她那时四十五、六岁,意大利裔,可是却有着一个典型的犹太人的姓氏,她说离婚后一直懒得改,真是够率性的。她总是披着一头不可收拾的亚麻色浓密卷发,走路一颠一颠的,穿着打扮完全是“波西米亚”风格,披披挂挂的。笑起来高高的鼻子一皱,露出一对过长的门牙,有点像动画片里的鼹鼠妈妈。说起话来倒是妙语连珠,不过有时也真有点不靠谱。说实话,我曾在广告界工作多年,对creative的人应该见怪不怪了,但见到苏姗还是心里咯噔了一下。我们这个公司是出名的保守,大多数人是穿得格格正正、说话一板一眼、做事任劳任怨,我很为苏姗捏一把汗,不知她在公司如何生存。

苏姗和我并不是一个部门的,但和我们部门的安迪是无话不谈的好友。安迪是不懂中文的华裔,年近四十还没有结婚,而且宣称婚姻不在他的“playbook”上,他说好在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他父母抱第三代都抱不过来,也无暇操心他的事情,他也落得自在。他和苏姗两个无牵无挂的人,都爱好文学艺术、懂美食、会找乐、见闻也多,不像我们这些有家累的人不是谈老公、老婆、孩子,就是谈账单、coupon、大减价。所以他们身边常聚有一群人,听他们海阔天空地神侃,我也是一份子。

一来二去熟悉了,觉得苏姗真是挺有意思的,人很爽快,仗义直言。说话尤其生动,常有出其不意的机智。她每天早上都要看报纸上登的星座预测,加上自己的评论,逗得一起吃早餐的同事们笑声不断。她还组织了一个早餐俱乐部,一个星期聚一次,轮流有一个人做东买bagels、黄油和cream cheess,大家自理咖啡和茶。后来我们女同事们常常搞主题早餐,比如夏天就铺上海滩风景的桌布、放上一些99店买的彩色小纸伞和太阳镜;秋天就在桌布上撒上一些五彩树叶,再放个丰收的花蓝;或是搞个中国风、印度风什么的。男同事们不擅长这些,就在食物上下功夫,买的东西不再限于bagels,而是越来越丰富了。大家饱了口福、又有苏姗笑话连连的神侃,俱乐部人气越来越旺。

大约三年前吧,苏姗突然变成淑女了。头发常常拉直了,或是卷成大卷,衣着也变了。脱掉那些拖拖拉拉的大袄长裙,我们吃惊地发现她的身材正经不错呢。而且挺有穿衣品位的,刻板的套装她是不屑于穿的,她的衣服或是低调却带点诱惑、或是俏丽却不张扬,套句当下的行话就是 “闷骚” 的风格吧。

我们暗地八卦她一定是在谈恋爱。胆大的同事当面打趣她,她就露出小鼹鼠般的招牌笑容反诘:你们不是一直说我是安迪的女朋友吗?再问多了,她就假装生气地说:“呵呵,我一直是每晚抱着猫、玩填字游戏的老姑婆啊。总算现在有男朋友啦!好有福啊!”去问安迪,他也打哈哈:“What!我女朋友有新欢啦?”他俩这样,我们也只能做罢了。


  • 搞笑诗词大全
  • 祖国70岁生日快乐
  • 老罗和小乔的故事
  • 香水情结
  • 两株野花的生命
  • 关于胖瘦的迷思
  • 心底的深爱-序
  • 拿得起放得下,看得开悟得透,还是男人牛
  • 偷得浮生半日闲
  • 瞬间的感动